<small id="4msm0"></small> <button id="4msm0"><td id="4msm0"></td></button>
  • <tt id="4msm0"></tt>
  • ?

    文藝作品

    王悅政:父親的魚尾紋

    發布時間: 2019-06-17   點擊量:729次, 作者:王悅政 分享到:

    父親,一個沉重的詞。對于大多數人來說,父親在我們的幼年時期,扮演了一個無所不能人,他也許不帥氣,但他代表著安心。在我幼年時期,不論是生活上需要物質,小孩子貪吃需要零食,貪玩需要玩具,家里的電器發生了損壞,沒有他辦不到的。那時候感覺父親就是天,有他在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隨著我一步步的成長,父親似乎變得很平凡,不再是那么的無所不能,他變老了,行動遲緩,我對父親也有了很多不一樣的感覺。

    每個人對于父親都有著不同的記憶,對于朱自清先生來說,關于父親的記憶是在他年方20去北京游玩時有些迂腐的叮囑,是在車站戴著黑色小帽有些滑稽攀爬月臺買橘子的背影。而對于我來說,父親之于我的記憶是眼角那深深的魚尾紋。猶記得上小學時,父親身體矯健,每每與我比賽爬樓梯時獲勝后大笑著,亦或是看著我嘴饞吃肉時疼愛的笑容,眼角都皺起深深的魚尾紋,那時的父親的魚尾紋是那樣的好看。那時每當父親得空,帶著我去超市買大量的親親蝦條,帶著我在VCD上用手柄打坦克大戰,帶著我在韓家灣的大雪后空闊的地上堆雪人,帶著我去石圪臺吃肉夾饃,帶著我去和別的叔叔一起下象棋,帶著我除夕夜放炮竹,帶著我做彈弓......小時候的我內向怕生,父親的魚尾紋成了我開心的源泉。

    隨著升學的來臨,我一人獨自來到西安念書,和父親的見面越來越少。我一個人獨自成長,學習書本知識,學習為人處事,在大城市里生活,對父親的印象也越來越淡。再和父親交談,父親只是叮囑我要好好吃飯,好好學習,除此之外,我和父親的共同話題也越來越少,我逐漸習慣了一個人生活,父親的魚尾紋似乎很久沒見到。上了高中,我的知識累積的也越來越多,我對世界有了自己的認識,離開了父親的魚尾紋,我也能自己尋找快樂。在大城市里生活,我學會了各種各樣的知識,知道了如何通過網絡讓生活更加的便捷,知道了課本中科學理解世界自然規律的方法,父親變的越來越“無知”,他不會使用新款的iphone,不能和我暢談功課,說不好普通話。當我能落落大方的在高檔飯店點菜時,我覺得父親飯后不用牙簽而用手剔牙時的姿態是那么的討厭,父親的眼睛也變得越來越差,身體也不像小時候那么矯健,比賽爬樓梯總是我贏,甚至在他睡覺打呼嚕時,酒后失態、嘮叨時,吃飯發出難聽的聲響時是那么的厭煩,我童年的無所不能的父親變成了我眼前這個嘮叨無知的中年男人,很是失望,卻也逐漸習慣了。年少的我自認為意氣風發,沾沾自喜考取了一個還算可以得大學后,繼續著獨自面對這個世界,繼續著進行新的成長。

    然而當成年之后,生活不是那么的一帆風順,當對世界的憧憬和社會的殘酷現實產生激烈碰撞時,難免失落、迷茫和無助。在大學里每次和同學豪飲喝醉后,發現自己也嘮嘮叨叨,和我記憶中那個皺起深深魚尾紋微笑的中年男人是如此的相似,在對著面盆嘔吐時,胃里翻江倒海,好像我從來沒有問過父親過去頻繁的喝酒時真的是父親喜歡喝酒還是為了生計和工作上的應酬,私以為應該不是前者。當我發現書本中的知識并不能讓我的生活一帆風順,我迷茫無助的想哭時,想起從來沒有問過父親是否也有無助時的迷茫。當我人生中第一次靠自己雙手打工掙來第一個100塊錢時,我清楚的記得我站了一天10個小時,腿腳早已酸痛無感,當我等公交時不顧形象坐在路邊休息時,當我站了一天晚飯大口吞咽也發出難聽的聲音時,當我回到宿舍沾枕頭就著打出震天響的呼嚕時,我此前竟然理所應當的認為父親獲得一份體面的工作得到體面的工資是再簡單不過,這些年我從來沒有問過父親一句:爸,你是否因為生活也常常這么累,常常不顧形象的操勞;爸,你有沒有也和我一樣累到在街邊坐著休息;爸,你有沒有餓的錐心般的狼吞虎咽;爸,你拿到工資時是不是也和我一樣欣喜樂雀;爸,這么多年從來沒見過你掉過一次眼淚,生活這么艱難你是如何堅持的......話至于此,讓我難以忍住眼淚的是這些我從來沒有問過父親一句,父親的不堪、迷茫、操勞也從來沒有在他身上浮現過,有的只是他隨著笑容而深深皺起的魚尾紋。

    再多的感慨也不能讓時間延緩一秒鐘,轉眼間我已畢業,結束了第二次研究生考試。雖然自以為讀了不少書,但對這個社會還是充滿了迷茫與無助,不知今后何去何從。問自己,是否也能和父親一樣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一個有淚不輕彈的男人,不久的將來我也要結婚生子,我是否能撐起妻子和孩子的一片天。

    父親二字的稱謂也許顯得太過沉重,太過嚴肅,那就請讓我叫一聲爸!爸,這么些年了,謝謝你為家為母親為我做了這么多,我翻盡書本也學不來您承擔責任之一二,我知道你很累,一轉眼已成了鬢角斑白的小老頭,看著你深深的魚尾紋,我想了很多。爸,有句話我對媽媽說過,不知為什么從來沒對您說過,待您工作完我們父子相聚時,且讓我們喝醉一次,好讓我說出這么多年來欠您的這幾個字:爸,我愛你!

    此文寫于父親51歲生日之際,文字拙,心為誠,為贈與父親的一份禮物,愿我們一家能健康幸福。(王悅政)


    上一篇:沈瑞杰:透過“自然環境變遷”看崛起的中國 下一篇:馬錦龍:我的父親真“俗”
    ?
    日本无码不卡高清免费av在线